產業 | 打造一位華語solo女歌手,《明日之子3》完成了80%

精選好文 2019-8-15 00:00   閱讀數:323

好文動圖.gif

(本文來源:公眾號“音樂先聲”;原創:范志輝)


8月10日,《明日之子3》第八期節目播出,張鈺琪、BY2、洪一諾、Veegee、馮希瑤、葉禹含、蘇北北、Pam、李澤瓏進入“九大預備廠牌”。接下來兩個周六,她們將站上直播舞臺,決出2019《明日之子3》的唯一最強廠牌。

 微信圖片_20190815113332.jpg


這是《明日之子3》首次迎來合作舞臺。此前憑《都是假象》廣受好評的BY2再次挑戰說唱,與馬伯騫合體展現了仿如舞臺劇的《傀儡》;洪一諾則顛覆形象,和R1SE張顏齊全新演繹了孫燕姿的經典曲目《漂浮群島》;而被稱作“神仙vocal”的馮希瑤與R1SE趙磊強強聯合,通過一曲《Say Something》感動觀眾……

 

不同于常規的“幫唱”環節,這次合作舞臺考核的本質是模擬歌手進入市場后,是否具備與其他音樂人合作的開放與兼容。縱觀節目,從第一集到第八集,《明日之子3》所有環節都是為打造 “能在市場里長久生存下去”的女性音樂榜樣。

 1.jpg

市場中長期缺失的solo女歌手

 

什么是在市場里長久生存的女性音樂榜樣?回顧國內音樂發展歷程,毫無疑問,我們擁有很多這樣的頂尖solo女歌手。從林憶蓮、王菲,蔡依林、到鄧紫棋等等……擔任《明日之子3》星推官的孫燕姿亦是其中代表;然而,不難發現,十年前群雄并立的時代已經不復,近年來基本再沒有相同聲量的女歌手出現在公眾視野。

 

音樂綜藝,本該是能最快最直接為該領域注入新鮮血液的通道,然而,以選拔女歌手為目標的節目長期缺失。而近年流行的“成團”風潮面前,更擠壓了solo女歌手進入觀眾視野的機會。《明日之子3》總導演馬昊在采訪中表示:“今年國外大火的歐美女歌手Billie Eilish, 17歲;當年Adele第一張專輯橫空出世的時候,也才17歲,可是國內似乎對女生來講還沒有這樣的例子。所以我們想要逆勢而為,想讓大眾去關注女生的音樂,女生的作品。”

 微信圖片_20190815113355.jpg 

通過觀察華語solo女歌手案例,不難發現,頂級的solo女歌手能成功獲得大眾關注認可的渠道基本可以分為四種:

 

1、優異的音樂作品,展示歌唱力;

2、優秀的舞臺履歷,擁有能夠讓自己脫穎而出的形象和舞臺表現力;

3、優質的原創作品,樹立個人風格,且能夠與大眾進行特別的溝通交流;

4、優良的綜藝節目,呈現個性化的一面,留下記憶點。

 

基于以上維度,《明日之子3》在選手進入市場前的培育期進行多重檢驗,以便盡可能完全匹配市場對一個頂尖solo女歌手的全部需求。

 2.jpg

流量綜藝?不,這是教科書級的培養流程

 

從舍棄以往賽道模式、建立Start和Restart全新賽道起,《明日之子3》從一開始便將“是否有被市場檢驗的經歷”設為參賽及后續考核的維度之一。而業務能力是否“能打”更是考核的重點。

 微信圖片_20190815113358.jpg 

面試環節是第一關,在短時間內星推官也還不甚了解選手的情況下,外形與個性是吸引觀眾的第一道線。首期節目中,穿媽媽的裙子來節目里唱老歌的洪一諾以復古風氣質讓人耳目一新,而身材高挑、笑容燦爛的吉揚柳更飽受星推官稱贊。

 

第二輪聲樂考核中,大牛、繆紀君、王子慧、徐嘉琳(Pam)等多位明妹都展現出不俗的唱功。這個環節考驗的就是vocal能力,這也是一個合格的solo女歌手所應該具備的最基礎能力。

 

隨后的舞臺表現力考核則要求她們學會用肢體傳遞歌曲信息,保證能夠在一定演出時長內通過歌唱以外的行為吸引觀眾注意。同時,這也是對選手是否具備更多可能性的考察。在星推官的鼓勵下,明妹們邁出舒適圈,如張鈺琪挑戰唱跳型曲目《沖一波》、歐美范的Veegee選擇古風歌曲《年輪》,都帶來了巨大的反轉。

 

而音樂創造力考核更大膽:不會原創的選手也開始嘗試創作,根據個人理解重新詮釋作品,展示自己的音樂審美。然而,結果是驚喜的。短短48小時內誕生的作品于各大音樂平臺取得的成績頗為亮眼,酷我音樂綜藝榜,馮希瑤演繹的《旅人》更力壓《中國好聲音》和《樂隊的夏天》等熱門音樂綜藝里多首作品成為榜首,且該榜單前十名中《明日之子3》占據四席。

 微信圖片_20190815113403.jpg

就最新一期的合作舞臺來說,看似與其他音樂類節目安排嘉賓來幫唱的形態相似,背后邏輯卻不盡相同:這是對歌手被市場檢驗過一段時間后與其他藝人進行合作的模擬考核。能否與其他音樂人碰撞出火花、打造“1 1>2”的舞臺,是檢驗明妹是否夠格成為“唯一最強廠牌”的必經之路。

 微信圖片_20190815113407.jpg 

六位星推官的針對性課程,小考與大考交叉的模式,一星到六星的舞臺差異,這就是《明日之子3》為打造“唯一最強廠牌”設計的教科書級培養流程。

 3.jpg

如何以模式創新撬開solo女歌手的更多可能?

 

作為原創音樂綜藝品牌《明日之子》的第三季,新一季節目在前兩季基礎上,根據觀眾審美和市場需求的洞察,進行了新嘗試。

 

“音樂創造力”考核作為星推官華晨宇“最喜歡的小考”,最能夠直觀體現創新模式撬動solo女歌手市場的無限可能。在這期小考中,明妹們被要求從七首音樂作品中選擇進行改編,方向不限。四十八小時后,她們意外呈現了天馬行空的舞臺:表達主題從自我、親情到環保,音樂類型從流行、民謠、說唱到New Jack Swing等等。

 

制片人多曉萌表示,設計這個賽制的時候,有人會擔憂有的選手沒有原創基礎,起點不同。但后來發現,現代年輕人把創作變成一個表達自己的出口,并不是音樂本身要做的多厲害,形式多豐滿,而是怎樣把自己想表達的東西表達出來。

 

明妹們各具特色、情感充沛的作品不僅為觀眾帶來了驚喜,也給行業釋放了積極的信號:華語solo女歌手的發展道路遠比想象的要寬,因為審美是多樣的,即使是個人化的情感體驗也可以找到入口與大眾產生共鳴。

 

這點在8月10日第八期節目中再次得到了印證:觀眾認可BY2和馬伯騫的燃炸舞臺《傀儡》,看到Veegee與R1SE周震南通過《巨蟻》展示的自我,也讀懂葉禹含、田燚一曲純凈溫柔的《白》,又在王子慧和廖俊濤再現的《把話說完》中重溫感動。

 

經歷了七期大考小考后,《明日之子3》選擇在“沖進九大廠牌”的階段開始進行直播,是因為本季節目的播出形態依托于考核目標。

 

如果說此前的小考、大考是培育和檢驗選手業務能力,從現在開始的直播就是在檢驗選手的心理承受能力,同時包括聲樂功底、舞臺表現力、臨場應變能力等等,而這將是將solo女歌手推向市場前的最后一道關卡。

 微信圖片_20190815113412.jpg 

不難看出,《明日之子3》的賽制目標是:打造出做好最全準備的一個人,最大程度地確保最終推出的solo女歌手的素養。

 

此外,《明日之子3》采用真人秀邏輯:將音樂選拔節目與職場理念相結合。隨著賽程推進,節目的競演氛圍愈發緊張。在有限的時間內,大家都必須從零開始用心準備,但只有通過考核的少部分人才有機會展示自己的舞臺。前幾天還在身邊互相陪伴扶持的同伴,今天就有可能離開。這個過程里,明妹們感受到的時間緊迫感、市場與行業的評判、與自我的博弈等都一覽無余。

 微信圖片_20190815113415.jpg 

觀眾會發現,明妹的晉級之路與日常生活中的職場打拼并無二樣,而這些solo女歌手面臨的考驗環節與日常女性面臨的困境本質上也是相通的。這樣的真人秀邏輯不僅順應時代特征,也借機切中solo女歌手市場的痛點:不可避免的周期瓶頸正是行業對其持不確定態度的根源。

 

由此,面對這樣的不確定性,《明日之子3》正通過模式創新、超高水準的制作及行業深度洞察,為solo女歌手市場注入強心針,力圖嘗試打破這種時間焦慮。

 

當頭部綜藝開始盡心為產業培養合格的女性音樂榜樣時,或許,華語solo女歌手的下一個黃金時期明日可待。


我要評論(評論要求5-500字)

全部評論(共0條)

    奖结果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