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圈 | 怎樣打賞音樂人最有效?買件T恤吧!!

精選好文 2019-8-13 23:18   閱讀數:201

好文動圖.gif

(本文來源:公眾號“道略音樂產業”;原創:Sybil)


“一件T恤等同于Spotify 5000播放量,在流媒體音樂占到全球音樂總量76%的2019年,你可能需要通過購買周邊來支持自己喜歡的藝人。”

 

1.jpg


這是英國金屬樂隊While She Sleeps在其周邊T恤上印下的一句。老實講,這支樂隊的作品在Spotify上播放5000次賺到的錢,和出售一件T恤差不了多少,與其讓樂隊苦苦等待作品通過Spotify大賣,不如樂迷直接買件T恤來支持他們。

 微信圖片_20190813230850.jpg

資料圖:While She Sleeps的“抗議”T恤

 

While She Sleeps在Twitter上發布了T恤的設計圖,據Digital Music News稱,While She Sleeps的創意再次引起了人們對于流媒體極低版稅的關注,樂隊成員希望通過這一舉措,讓更多人意識到音樂人普遍面臨的財務困境,進而推動流媒體版稅計費方式發生變革。


然而,音樂人所期待的積極改變不會那么容易到來。

 

就在不久前,曾經最堅挺的反流媒體“釘子戶”美國金屬樂隊Tool也終于繳械投降,所有專輯曲目正式上架主流數字平臺。流媒體大潮席卷之下,Beatles、Pink Floyd、Led Zeppelin、AC/DC相繼倒下,如今,一個音樂人如果拒絕將作品上傳至流媒體平臺,無異于“自殺”,年輕人早已習慣了通過流媒體了解當下最潮、最酷的音樂內容,未被流媒體收錄的藝人似乎只有被遺忘的份。

 微信圖片_20190813230905.jpg

資料圖:Tool

 

有關流媒體收益過低的抱怨我們已經聽過太多,Digital Music News持續跟蹤各大流媒體平臺的版稅收益情況,結果仍然不夠樂觀。而今年早些時候美國版稅委員會(CRB, Copyright Royalty Board)與流媒體服務商就提升稅率一事爭執不休,迄今為止,也僅有蘋果明確表示站在音樂人一方。

 微信圖片_20190813230908.jpg

資料圖:各大流媒體版稅一覽,Digital Music News

 

與此同時,全球音樂產業流媒體市場份額逐年遞增、用戶付費意愿及付費比例持續走高,一大批音樂人為何還是賺不到錢?


2.jpg 

靠演出為生的音樂人

 

無論是傳統唱片業還是今天的流媒體時代,音樂行業一直都是頭部大賺、尾部窮困潦倒。打錄音技術誕生起,音樂就逐漸被剝離了它的創作者,作為一種商品在市面上流通。在最為輝煌的唱片業時代,演出反而成為唱片銷量的輔助,以表演為生的藝人開始簽約唱片公司、定期發行專輯,再依托“巡回演出”刺激專輯銷量增長。


 微信圖片_20190813230911.jpg

實體專輯版稅拆分,數據來源:大衛·拜恩《制造音樂》

 

伴隨著唱片業的衰落,不少藝人重回現場,甚至在流媒體影響力日益增強的今天,線下演藝依然能夠直接決定音樂人收入的多少。根據媒體反饋的獨立音樂人現狀可知,即便是在音樂產業成熟完善的英國,許多獨立藝人依舊無法押注Spotify等“能夠將音樂傳播到世界各地”的流媒體平臺賺取收益,其主要收入來源仍為線下演藝。

 

而在線上,盡管數字技術使得音樂制作、錄音費用以及作品的發行成本趨近于零,但發行渠道仍被個別公司所壟斷——這些公司替代了過去唱片業的生產、包裝、運輸、零售等環節繼續征收高額費用。

 

iTunes為例,每張專輯下載費用為10美元,iTunes抽走30%之后,唱片公司拿大頭,藝人分到的比例并沒有比傳統唱片業提高多少。


 微信圖片_20190813230911.jpg

數字專輯版稅拆分,數據來源:大衛·拜恩《制造音樂》

 

待到數字專輯下載被“在線播放”取代,音樂人能夠拿到的版稅收益就更加不取決于音樂作品本身,音樂人指責流媒體平臺單次播放版稅過低、流媒體平臺聲稱唱片公司索要天價版權費用,無止境的抱怨與妥協中,流媒體的車輪兀自向前滾動不停。

 

3.jpg


挑戰流媒體的,不只是音樂人

 

站在消費者一端,從唱片業到流媒體,音樂付費的邏輯并沒有改變,只不過從過去的“買唱片”變成了“流媒體訂閱”。然而,由于商品形態的改變,消費者對音樂產品(載體)的所有權被徹底顛覆——想要占有某張唱片,消費者必須持續付費,以租代買,下載數字專輯都沒用。

 

唱片業時代,消費者購買一張專輯能夠長期持有,多次收聽,而在流媒體時代,這一消費習慣不復存在:消費者通過長期租用的方式消費音樂商品,即便是數字專輯,一旦停止付費,消費者將不再擁有購得的音樂商品,這與唱片業購買即持有的邏輯相悖。

 

“新音樂產業觀察”在文章《“數字實體唱片”能解決流媒體的付費困局嗎?》中引用了喬布斯在iTunes發布會上算過的一筆賬:一個月花10美元租音樂,一年120美元,十年1200美元——還無法占有音樂,這對消費者來說過于昂貴。

 

這一商業模式,從根本上講還是通信商、互聯網服務商的賺錢套路——向消費者提供免費增值服務,免費用戶獲取有限服務,付費用戶通過繳納月租費用獲取全量服務,流媒體服務商通過廣告及用戶訂閱營收,并按照一定比例與版權方進行分成。


 微信圖片_20190813230919.jpg

資料圖:kappit.com

 

在這樣的邏輯下,音樂成為和水、電、通信基礎設施一樣的消耗品,而非過去購買一張專輯便能長期持有、多次收聽的收藏品。如果是某個藝人的死忠粉,后唱片時代,消費者將不得不為了單個藝人持續付費數十年,購買流媒體平臺引以為傲的全部曲庫。

 

當前,流媒體已在不知不覺間步入“收割”階段,各類付費玩法層出不窮:Amazon在Amazon Prime的基礎上推出Amazon Music Unlimited,Spotify與通信巨頭AT&T合作,在最貴套餐中嵌入免費Spotify服務,國內的騰訊、阿里紛紛賣起電話卡,或是推出視頻 音頻捆綁套餐。

 

這些套餐乍看之下優惠力度不小,但別忘了,只有預先成為Amazon Prime付費用戶,才可享受每月7.99美元的“優惠包”,只有淘氣值達到1000,才有資格每年僅支付88元兌換“蝦米 優酷”的88VIP權益……

 

當全球流媒體付費率節節攀升、業內都在為之叫好的同時,我們仍需保持警惕,重新審視所謂的積極意義于音樂人、于消費者而言到底是什么、應該是什么。好在這個時代,以藝人或專輯為核心的商品形態及購買模式同樣存在,Bandcamp、數字實體唱片(DRA, Digital Reality Album)等均是傳統唱片業商業模式的延續,現場音樂也必將在人們逐漸陷入技術異化的未來而再次得到所有人的珍視。

 

我們相信,流媒體是未來,但不會是唯一的未來。



編輯:WuZH

我要評論(評論要求5-500字)

全部評論(共0條)

    奖结果历史记录